2018-01-30

在一般人看来马路上走起来膈脚的盲道是为盲人专门铺设的,有了盲道,盲人就不会害怕行走时失去方向。然而现实往往没有想象中简单,当盲人走在盲道上时,除了脚下接受到的信息外,能用于指引方向的有效信息非常有限,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紧张害怕,也会一不小心就失去方向。

1月29日下午,在电影《盲·道》的公映发布会上,新华网融媒未来研究院展示的一款自主研发的共享视觉情境下的“情绪流产品”让普通人也感受一下失去视觉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这套设备包含了一副共享视觉眼镜和一个情绪捕捉传感器,分别将佩戴者的视角画面和情绪变化流图实时传送到终端屏幕上,还原了盲人行走时可能遇到的危险和心理感受。

为了模拟现实的盲道,工作人员设计了一个90°的右转,并在盲道一边摆上了植物。短短不到20米的盲道,很多体验者花了一分钟才走完。

第一位体验嘉宾是《盲·道》演员胡明,戴上眼罩后走路的速度慢了很多,他尝试着用脚去感受地面上的盲道,让自己尽量保持在盲道上,但是依旧总是走出盲道的边界。原本好不费心力依靠本能就能完成的走路,在失去视觉之后每一步都需要摸索。

失去方向感是演员于越戴上眼罩后的第一感受。而情绪传感器收集的信息也印证了这一点。在情绪流图上,因为瞬间失去视觉,所以最开始总是数值总是很高,并且起伏较大,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情绪会趋于平稳。

新华网融媒未来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王真峥嘉宾在体验完之后为他们的情绪流图做详细解说。她介绍道,这套“情绪流产品”最主要的意义就是能收集和分析主观情绪。

嘉宾黄健中导演在体验之前觉得盲道走起来应该不会太困难。然而却是体验中出现“状况”最多的一位。由于穿的棉鞋底子太厚,他很难感受到盲道上的凸起,走起来非常吃力。此外,当他走到拐弯处时,还未等到工作人员提醒就向前多迈了一步,仅仅就这一步让他偏离了盲道撞到了植物上。

南方人物周刊主笔何三畏在体验之前看过了盲道,相对于其他嘉宾而言,走得比较顺利。即便如此,在体验中他也多次走出盲道,没有躲开道旁的植物。

与黄健中导演的感受相似,女演员赵小熠的情感流图也是一直处于高水平位置。戴上眼罩后的她一直处于紧张状态,摘下眼罩看到盲道后她感叹到,“我以为会是很复杂的一条路,脱下眼罩才发现很简单。”原来一条直路,在盲人的脚下是如此的崎岖。这种忐忑的心情自然不必说。

一番体验下来,嘉宾们无不感叹,为盲人专门铺设的盲道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用。除了看不见没有方向感之外,情绪上的恐惧也会让道路变得艰难。在体验过程中,走错路时,即便有工作人员在一旁提醒方向,大多数嘉宾都不能很快转到正确的方向上,而且因为紧张和恐惧可能会越走越错,越错越慌乱。(新华网智谷 杜雪)

猜你喜欢

分享至手机

扫码关注FM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