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31

随着几场智能医疗会议的召开,一个更小的“切口”引来热议——多位业内人士认为,“AI+医学影像”最有可能率先实现商业化。

AI+医学影像大有可为

在3月24日的GMlC+CHINAMED全球智能医疗创新论坛上,来自智能医疗、互联网医疗的企业及专家就人工智能+医学影像未来前景和发展潜力,带来了最新的技术和理念探讨。

翼展科技合伙人CTO边海锋提到,人工智能可以进行医疗影像认知,辅助医生诊断,增加医生的洞察力。同时,人工智能也可以让患者自查,一是实现“小病不出门”,二是可以让患者心里有底,提高对于诊疗结果的认可度,一定程度上缓解医疗资源的浪费。影像科医生的成长离不开海量的阅片量,而现实中一个医生的接片量还是满足不了其自我提高的需求,而人工智能的入局,则是可以大大提高医生的阅片量,而且还可以通过自我测试来训练。

连心医疗CEO章桦在圆桌讨论上提到影像不简简单单可以用于诊断,也可以用于新药的研发,用于药物的代谢分析。

阿里健康总架构师陈志刚博士认为,推动智能医疗的发展需要人工智能模型+医学文本图像数据+应用场景三者的共同协同,缺一不可。

人工智能技术开始应用在医学影像的诊断上,能够让影像医生流动起来,也许可以给影像医生带来更多的体制外利益,同时,优化资源配置,让病人得到及时有效的诊断。

智能医疗影像的挑战在于强人工智能

业内专家认为,智能医疗已经使人工智能驶入了快车道,尤其是智能医疗影像是使人工智能从实验室走向商业应用场景的前沿阵地,让大家都充满了期待。

但是,机遇总是伴随着相应的挑战。智能医学影像应用到场景中,要做到精准诊断,对疾病进行评估,这就需要四个步骤。一是借助影像设备获取图像;二是解读医学影像;三是检测出异常;四是将想要量测的位置进行量化。这四个主要的问题,需要通过深度学习技术来实现。智能医疗影像短期内仅适合做辅助诊断,要想真正渗透到医疗领域,必须是强人工智能,它不仅要完成指定任务,还要有知觉、有自我意识,能推理、解决问题。

目前来看,要实现这个目标,路途遥远。

智能医疗影像取代不了医生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放射科诊断主任马林表示他们特别关注人工智能在医疗影像行业的发展。如同人工智能正火时有人质疑是否会取代人类一样,有人会质疑医疗工作的流程会不会因为人工智能快速的发展而受到影响?比如有一天放射科医生会不会失业?马林说:业界有大佬表示要让我们的医生、特别是放射科医生不用干什么工作了。我不太认同这一观点,因为医生的工作并不是简单地把影子挑出来、比较大小,它还涉及到很多诊断、判断,必须具有相关的医学知识,还有治疗以后的评价。

浙江工业大学的吴福理教授则认为大家对于AI在医学影像这个行业过分乐观了。“大部分人认为现在深度学习在语音识别、图像识别上无往不利,也看到了各种各样的结果,想当然的以为医学影像或者医学影像识别上应该很快就有很好的结果,但这个想法太乐观了” ,吴福理说道,谷歌在识别眼底图上可以超过人类,微软在皮肤癌识别上可以超过人类,但他们做的不是医学影像,而是图片的识别。需知,影像不是图片,或许大部分人认为影像就是图片,但影像科医生会说这是不对的,医生看片子是“关联的去看”。

无独有偶,在2017年初“开放医疗与健康联盟(OMAHA)第二届会员大会”上,中科院力学研究所教授陶祖莱说道:“疾病的诊断和治疗非常复杂,甚至患者不同语气的回答,不同表情的回复都有不同的意思,这决不是IT的‘01’算法就可以解决的。”比如中医,其讲究“望闻问切”,而这些,是人工智能现阶段无法实现的。

中日友好医院神经内科分子遗传实验室负责人顾卫红则认为“人工智能所能解决的问题,包括下棋、购物、打车等,这跟医疗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医疗涉及人的健康、疾病,对治疗的探索甚至属于对自然界未知世界的探索,而这些都不是我们创造或者原本就有涉足的。何况人在生病时是非常无助的,怎么可能用冷冰冰的机器看病。” 边海锋也表示,虽说人工智能有这么大的用处,但其“永远是一个助手”。

整个医学影像的人工智能判读,不是代替人的角色,而是辅助的角色,它只会帮助医生,提高医生的效率、准确度和服务质量。但就目前来看,智能医疗影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这个行业发展非常迅猛,前景非常光明。(实习记者:赵苏砚)

 

猜你喜欢

分享至手机

扫码关注FM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