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16

美国消费电子展(CES)期间,在硅谷的圣塔克拉拉会议中心同期举办的“北京国际投融资产业发展论坛硅谷专场”,是一场关于中国资本走进硅谷的会议,旨在为中国投资人和硅谷高新技术搭建一个开放性的交互平台,带领中国企业和资本发掘全球创新大本营中的更多绝佳投资机遇,探寻硅谷创新因子。期间,新华网智谷就国内外投资者和创业者的差异性问题,采访了主办方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所长、中科院物联网研究发展中心主任叶甜春。

没有企业会拒绝市场

智谷:有观点认为,国内的一些初创企业越来越倾向于把市场投向国外,把上游的生产环节和产品转化环节放在国内,主要考虑的是国内产品转化成本比较低,国外市场环境比较成熟,比如不用过于担心知识产权侵权问题,比如大疆从国外走向国内的模式。对此,您怎么看?

叶甜春:这种观点是比较片面的。要知道,没有哪个公司会拒绝市场,实际上所谓像大疆这类的公司在技术发展起来之后,之所以把市场放在国外,是因为那个时期无人机的主要市场在国外,欧美这些国家有非常高的需求量,而当时的国内市场并没有太大的需求。

归根结底,一个产品尤其是高新技术产品是随着市场的步伐成长的,全球范围内皆是如此,哪边的市场做起来,产品自然会跟着过去。另外知识产权的确是企业比较担心的一个因素,但是我没有看到哪个公司,因为担心知识产权问题就放弃市场的。

智谷:知识产权问题会不会成为中国市场发展的一个障碍?

叶甜春:首先,知识产权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并不只有中国才有。当一个新的产品诞生,会出现一个新的空旷市场,所有相关的公司都会相互竞争,比如当年的微软、苹果,因特尔和IBM之间,也会解剖对方的技术,发掘对方的技术特点以及缺点。其实在整体上来看,也是一个技术强化的过程,可以看做是良性的竞争,市场竞争让他们竞争就好了。如果一个企业因为担心知识产权在中国受到危害而不做了,那么他就是一个没有价值的企业。技术类产品,争夺市场全靠真本事。

所以,一个科技公司需要核心技术来支撑,如果稍微被学走一些技术就立即失去了竞争力,那么这个公司的技术积累本身就是很薄弱的,是没有核心技术的。

创投并非“外国的月亮比较圆”

智谷:现在一些投资人,更愿意投资国外的一些初创项目,因为国外的创新性项目技术比较深厚也更成熟,成功转化率相对更高,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叶甜春:从投资的角度来讲,中国的高科技产业才起步,创投也是刚刚开始兴起。早年在整个产业发展水平较低的时候,是从低成本的制造业开始进行产业积累的,而现在,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则需要一定的研发能力,这种研发能力增强后自然会吸引来资本的投入或者并购。

资本和投资人愿意投资国外的初创企业,特别是硅谷这类高科技聚集地方的项目,主要是因为他们在概念的创新上很超前而且水平也比较高。中国资本投资国外的创新性项目,一定程度上也是把国外的先进项目引进国内或者注入中国元素。因为再过几年,中国的类似技术也会发展起来,中国的资本投过来不是放弃了国内的创新企业,中国的资本企业必然会慢慢演变成跨国公司,这是一种必然趋势,我们也可以把这些资本看做中国企业开始全球化并购扩张的“开路先锋”。

智谷:您觉得中国创新创业创投的发展,最亟待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叶甜春:创新创业发展,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在于产业和投资环境的建立和完善,这也是一个自然发展的过程。从政府的角度来看,已经给出了很多很好的政策,接下来就是充分利用这些有利条件把事业做起来。

创新创业的概念,也不是现在才提出来的,一二十年了,所以对资本市场的规范可能会变得非常的重要,现在我们大量的资本变成纯金融资本,用钱生钱,但不关注实体经济,这是最大的问题。限制这种金融炒作,把资本引向实体,无论是大产业、大制造业,还是创新创业,有了资本的注入才能真正强大起来。

智谷:国内开发区花大代价吸引科技创新企业,为什么还是无法达到硅谷那样的效果?相较硅谷,中国的欠缺的主要有什么?有没有“硅谷”的潜质?

叶甜春:中国和美国是发展阶段的差距,硅谷是经过几十年发展的积累,而且积累的程度比较高。硅谷说不上有什么具体的优势,主要还是金融环境的问题。第一个原因是更多的资本愿意做天使,做早期投资,而不愿意投资创业。

第二个原因是创新企业在美国的出路比较多,在硅谷成长起来的一些公司上市之后会吸引大企业来收购,这样也相当于完成了一个阶段性的“进化”,中国在并购方面才刚刚起步,可以说这是一个关于“发展阶段”的问题。当市场发展到一个更高的阶段,资本自然就会朝着更好的环境流入。目前很多中国企业在硅谷设立了研发中心,会吸引更多资本的注入,这也预示着非常好的前景。

需求决定技术水平

智谷:对于今年的CES,大家的总体感觉是创新性黑科技乏善可陈, 您认为CES现在是不是处于遇冷的阶段?

叶甜春: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一些媒体太急功近利,科技发展到现在的经验告诉我们,一个颠覆性的创新不可能一夜之间冒出来,从开始的一种希望到最后走向市场,十年二十年的时间是最起码的,所谓的科技革命都是一点一滴慢慢破茧,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英国的蓬勃发展是靠殖民走向世界,美国则是凭借其产品、产业和资本。而中国正在往外走出去,这极有可能是世界领导权的交替。

智谷:中国其实在一些方面是非常成功的,比如说高铁,处于世界领先水平,您觉得未来我们会在人工智能或者其他前沿科技上领先于世界吗?

叶甜春:我想有机会,中国要发展还需要看自身的实际需求,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尤其是工业领域,往往是中国自身有比较独特的需求,比如高速铁路,因为中国幅员很辽阔,人口密度又很大,有大量的人口迁徙需求,这个需求是欧美等国家所没有的,迁徙的需求促使我们必须专注发展自己的技术。包括电网,中国的智能电网水平也远远超过欧美,因为中国有大量的工业在发展,而我国能源产地不均衡,就导致必须要做智能电网来调配,能源的消耗要降下来,所以我们的电网技术也是很领先的。

人工智能在中国也有很多的发展空间,也是因为我们自身的需求,这个需求首先是在工业界,毕竟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在中国,制造业要转型升级往前走就要依靠人工智能,而且要和工业试点联合,中国+智能制造要结合在一起。(文丨曹素妨 实习生司曼)

本文为新华网·智谷专访,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猜你喜欢

分享至手机

扫码关注FM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