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10

一直有个疑问,VR体验那么差,并且技术尚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为什么VR创业与投资那么热闹?并且不断有注定令人遗憾的产品出来……

年初,CB Insights发布一份AR/VR报告,数据依然惊人——2016AR/VR领域共获18亿美元投资,同比增长140%;投资交易171宗,同比增长14%。在“‘资本寒冬’是因为好项目少”的言论背景下,不少人心中的疑惑急需解答。

新华网智谷为此专访峰瑞资本VR领域投资人朱祎舟。

峰瑞资本VR领域投资人朱祎舟

现在的VR是当年的Newton

很多人用80年代末出现的BB机与当下智能手机的差距,来表达对现在VR的不满意和对未来的期待,谁都不知道它未来的样子,但这样的比喻似乎也反映出一个认定的趋势:虚拟现实将浸入我们每个人的生活。相对于BB机,朱祎舟把现在的VR比喻成苹果公司于1993年推出的首款触屏设备Newton Message Pad。这似乎更加恰当,也缩小了期待的长度。

“当初Newton发布后,销量很低,机器反应速度很慢,体验很不好,但它为苹果移动技术(包括iPhone 和 iPad)的创新铺下了道路。类比到现在的VR,从应用、硬件等方面好像能看到一点未来的样子,但实际用起来体验还不好。”朱祎舟能肯定的是,未来一定会有这样一个设备,形式不固定,能让用户很好地沉浸于虚拟世界去玩游戏、去社交……

暴风的冯鑫说,现在VR市场有两种发展方向:一是做体验好的VR,另一个是做人人都能使用的VR。显然两者离目标都还很远,当下也仅有少部分人愿意尝试。

投资人预测不出爆发点,更要陪它一起成长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发展都存在沦为‘黑天鹅’的可能,一个能够带来转机的牛人或牛技术的出现其实是偶然事件,一旦出现,发展进程会完全不一样。” 朱祎舟坦诚地告诉新华网智谷,投资人现在其实很难预测这件事到底会不会发生、何时发生,之所以进入出于这几点考虑:

第一,VR正在快速发展,所有人都不希望错失掉这个发展趋势;

第二,最好的学习方法是陪着这个行业一起成长,而不是在外围观望和等待;

第三,很多事情的成功背后都有大量的资本投入,如果没有投入,就不会有创造各种可能的机会,这是一个必要的过程。比如投资VR推动了屏幕、传感器的发展。

第四,量变到质变,单项基础技术的突破到组合为一个好的产品,如果没有这么多人砸钱,就发展不起来。

对于目前国内VR技术和产品体验落后于美国的现实,朱祎舟认为问题在于无论是学术研究还是产业研究上,政府层面和企业层面的资金投入都有待提高,但这种情况正在改善,已有像华为这样的公司把更多钱放在前沿科技研发上,“下一波技术创新,可能就是由中国人来领导的”,朱祎舟说。

峰瑞不投整机,暂时也不投VR内容

目前峰瑞资本投了冰立方、MintMuse、新瞳科技(RockVR)、Unity这四家技术型公司,朱祎舟有着自己的投资逻辑:首先看目前VR存在哪些问题,比如眩晕、刷新率低、屏幕颗粒感等等问题表明当下的显示技术与眼睛处理能力差距很大,数字化重建物理世界的能力很弱。峰瑞投资的球形声场公司Mintmuse和3D全景合成公司冰立方,前者致力于更好地建模物理世界,后者正在为拉近数字内容和真实世界感知差距做努力。

“我们不会投整机,而是去投部件厂商,比如屏幕,我们会投核心技术,核心零部件。这些技术的发展,才会带来更多的回报。”

关于VR,朱祎舟密切关注两个指标,一个是VR眼镜整体出货量,一个是使用时长。他认为,当用户能够长时间使用VR眼镜的时候,或许就跨越了这个设备的瓶颈期,那时才是投内容、投游戏的时机。

不意外,未来VR的市场依然在大众娱乐

最近,有人在谈VR生态、VR+,在朱祎舟看来为时尚早。拿互联网为例,之前谈互联网+,是在互联网有了长足发展的情况下,没有互联网,怎么谈“+互联网”?更别说进一步的“互联网+”。对于本身就还处于产业早期阶段的VR而言,想要有好的内容服务,前提必须要有性能过关的载体。另外,朱祎舟认为,社交、娱乐、游戏肯定是VR首先发展的方向,至于在医疗、家电维修等方面的行业应用,未来市场不会太大,主要市场还是在消费娱乐领域。

现在普遍流传一种“VR寒冬”的言论,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一种来自VR从业者,他们认为目前VR技术发展已经很快了,“寒冬”只局限于资本,VR产业在3年左右便能出现大规模爆发性增长;另一种声音则来自投资人,认为硬件上还有很多要解决的问题,以及硬件普及是内容爆发的基本前提,所以在可预见的3年内不会有VR大规模爆发。这是创业者与投资人的博弈。(文丨刘胜男 实习生丨赵苏砚

猜你喜欢

分享至手机

扫码关注FM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