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3

 特斯拉

新华网2016年12月8日南京电(曹素妨)“我们的目标是预计在2017年底,在美国完成从洛杉矶到纽约的无人驾驶测试。” 2016年12月7-8日的世界智能制造大会期间,特斯拉全球副总裁任宇翔接受新华网独家专访时说。

伴随着近年人工智能和物联网的快速发展,智能驾驶正成为各界关注的热点,作为实际上路商用推广力度最大的企业,特斯拉正在进行的研发更是其中的焦点之一。

特斯拉目前实现的是自动辅助驾驶,并非无人驾驶。今年10月,特斯拉在美国推出了第二代自动辅助驾驶技术。任宇翔说,“在使用正确的前提下,自动辅助驾驶已经比人类驾驶安全得多。”

在回答距离实现完全自动驾驶还有多长道路时,任宇翔表示,“(完全自动驾驶)要获得世界各地监管部门批准,需要积累大约100 亿公里的自动驾驶行程,目前自动驾驶车辆的学习行程才刚刚超过每天 500万公里。”

以下为专访主要内容:

智谷:特斯拉作为跨界的科技型企业,关于智能汽车的整体的技术发展路径是怎样的?

任宇翔:特斯拉在这方面的布局有自己的想法,我们在2014年发布第一代自动辅助驾驶技术,这项技术2015年10月份正式在中国推出,主要是辅助转向、主动跟车、主动巡航、辅助变道等给驾驶员带来方便的功能,以及一些侧撞提醒等安全性功能。今年10月份我们在美国推出了第二代自动辅助驾驶技术,我们叫Autopilot 2.0硬件。这个硬件能帮助我们最终达到全自动驾驶的能力,而真正实现全自动驾驶的软件技术可能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才能完成,同时也需要根据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具体法律法规以及实际路况而定。而我们的目标是预计在2017年底,在美国完成从洛杉矶到纽约的无人驾驶测试,而且是在完全公开的道路上进行测试。这是我们的一个大体的技术发展路径。

智谷:真正实现完全无人驾驶上路,大概还需要走多长的道路?

任宇翔:随着技术的日趋成熟,全部特斯拉车型都将搭载必要的硬件,以实现具有容错功能的全自动驾驶,即无论车辆出现任何系统故障,仍然能够自动安全行驶。必须强调的是,相比加装摄像头、雷达、声纳和计算硬件,软件的完善和检验需要的时间要长得多。

即使有一天,软件已经高度完善,甚至远超人类驾驶员,获得监管部门批准完全自动驾驶也还有很长时间,而这个时间会随地区不同而有很大差异。我们预计,获得世界各地监管部门批准,需要积累大约100 亿公里的自动驾驶行程,目前自动驾驶车辆的学习行程才刚刚超过每天 500万公里。

需要说明的是,辅助驾驶≠ 无人驾驶,特斯拉现在采用自动辅助驾驶,而非等待未来某个时刻采用全自动驾驶,最重要的原因是,在使用正确的前提下,自动辅助驾驶已经比人类驾驶安全得多。

特斯拉 

智谷:我们知道特斯拉第二代自动辅助驾驶技术刚刚也在中国完成了软件、硬件、算法等诸多方面的升级,具体实现了哪些新的智能?

任宇翔:目前特斯拉已经完成的第二代自动辅助驾驶技术,新增加了12个超声波纳车载传感器,探测距离和分辨率是上一代传感器的两倍,通过快速及时感知车辆周围环境,并根据感知所获得的道路、车辆位置和障碍物信息,控制车辆的转向和速度,对于驾驶的安全性是一项重要的突破。新一代处理器芯片的运算能力是上一代的40倍,用于处理显著增加的传感器信息。Autopilot 2.0还可以实现升级了自动泊车和召唤功能。当系统检测到车位时启动自动驾驶之后,不需要驾驶者去拨动换挡杆来切换前进和倒退,完全由系统接管。

但是目前在道路上行驶的过程中,仍需要有人去接管,在紧急的状况下,电脑还没有办法快速识别并作出判断,所以必须有人进行实时接管。接管的频率随着智能技术的发展可能会从一小时接管好几次,逐渐降到一天一次,甚至更长时间,直到真正放手让电脑代替人去驾驶。在这个过程中,通过数据的积累和算法的成熟,驾驶系统的安全性比人的安全性会提高十倍。我想那个时候,不仅仅是政府,所有的老百姓,所有的行人都会希望发展自动驾驶技术。

智谷:特斯拉的硬件、软件以及算法等技术都是自己的核心技术,还是通过和第三方的合作联合研发的?

任宇翔:特斯拉一整套的硬件、软件都是自己开发的,当然摄像头、雷达等硬件会有第三方的供应商,但是硬件的设计整合、图像识别、数据分析,以及整套解决方案都是特斯拉自己的技术方案。

智谷:特斯拉曾经对外说明过,愿意将关于智能汽车、充电桩的大量专利免费授权给厂商使用,并声称这将可以更快地构建一个标准化的智能汽车市场,让用户享受到更为高质量的智能汽车服务。目前这方面已经做了哪些努力,成果如何?

任宇翔:特斯拉拥有与其车辆远程通信的能力,可以利用移动网络推送最新的系统。特斯拉刚刚完成的一项智能福利是“空中升级”系统,使特斯拉汽车在使用期间可以持续不断地进行软件升级,即使汽车硬件是老款,也可以在生命周期内,如同智能手机一样,享受新款的福利。

充电桩也是大家比较关注的问题,目前,特斯拉为95%以上的车主安装了家用充电桩,在中国几十个城市建成了数百座超级充电桩,在全国近百个城市建成超过13001400个目的地充电桩,并且这一规模仍在不断增长。中国已成为特斯拉在美国本土之外拥有充电设施最多的国家。

 特斯拉

智谷:在中国市场推广的局限性是什么?

任宇翔:不能说是局限,中国的情况跟世界各国,包括美国、欧洲、亚太的其他国家日本、韩国相比的话,我觉得中国政府在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其实是走在世界前沿的,推广的力度、广度、时间的持续长度都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所以我觉得现在在中国不是一个障碍和挑战的问题,而是你能够以多快的速度去利用好这个时机,让电动汽车能够尽快地发展起来。总理说过,到2020年的时候全国要有五百万辆新能源汽车,主要是电动汽车,能够跑在中国的路上,所以特斯拉希望能够在这个过程当中发挥我们作为一个企业的作用。

智谷:人工智能的大潮下,智能驾驶领域的创业企业以及传统汽车龙头企业转型再造都在热火朝天的进行着,尤其是像百度这样的企业也在和汽车龙头宝马强强联合,作为非本土的外资企业,特斯拉在中国本地的竞争力在哪?

任宇翔:我觉得这方面可能见仁见智吧。我觉得特斯拉至少在商用层面的推广,是在现有道路上跑的汽车中拥有自动辅助驾驶功能最大的一个车队,我觉得在中国应该也是。所以,我觉得特斯拉在实际上路商用推广方面应该是走在最前面的。我们也非常希望看到有更多的公司、更多的机构能够加入自动驾驶、自动辅助驾驶的研发和推广的过程中来,希望有更多的机会跟其他公司合作,共同培育智能驾驶的市场。

对于百度这样的企业,可能很多人都觉得是一个零和博弈的游戏,但我觉得不是零和游戏,而是一加一远大于二的游戏。其实更希望有更多这样的企业能够加入到快速高效的推广智能驾驶的队伍中来,对于整个行业和产业链来说,都是利大于弊的。(完)

猜你喜欢

分享至手机

扫码关注FM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