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8

“今天我们要做更多的价值判断,我们要做的判断是将来会使用到什么样的技术,什么样的技术会改变我们,我们的生活将如何改变,至于这个改革是好是坏是由未来人决定的。”

天奇阿米巴投资基金投资合伙人、知名媒体观察者、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m-lab主任魏武挥就媒体之于人类未来生活的话题展开了深入分析。

信息技术与我们的生活

“将毛毛虫从它栖息的环境里清除掉,你得到的不是一个单纯减去毛毛虫的环境,而是一个新的环境:你重构了生存的条件。新技术不是什么东西的增减益损,它改变一切。”尼尔·波斯曼在《技术垄断》一书中首次提出媒介环境学,分析信息技术与我们生活的关系。所以,也有人把媒介环境学看成技术决定论,虽然这有些夸大技术的嫌疑,但有一点共识就是技术在改变我们生活的过程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当一种新技术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并不意味着我们的生活简简单单的多了一项新技术,而是改变着我们生活的众多方面。比如,智能手机、微信的出现,使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很大改变;比如汽车的出现,扩大了我们的生活半径,不再是以3公里为半径的生活圈子等等,不一而足。

信息产品的两次分离

今天我们所使用的大量的移动互联网产品,都是技术的力量带给我们生活的变化。人类历史发展到现在为止我们依然还在使用的信息技术或者信息产品,已经经历过两次分离:

第一类是内容和介质的分离。报纸、书籍、杂志等纸质类产品的一个共同特点是介质和内容是没有办法分离的。以前新闻界有一句话是“新闻的速度就是火车的速度”,意思就是报纸是通过火车来运输的,当然这只是一种比喻。现在这些产品的使用率正在明显的下降,因为介质和内容无法分离,导致内容的传播受限于位移的速度,速度比较慢。直到后来出现了内容和介质分离的一些产品,比如kindle、iPad等电子产品,需要我们自己下载音乐、书籍等内容产品。内容和介质的分离,使内容的传播速度逐渐摆脱了位移速度的限制。但是也给我们带来了版权保护的系列问题和挑战。

第二类是介质和应用的分离。应用从硬件当中分离以后,我们产生了五花八门的使用方式。智能手机、电脑、平板电脑等技术产品的一个特点是,不同的人使用的功能和应用不同,比如,关于视频的应用,有的人安装的是Google TV,有的人安装的是乐视TV;再比如程序员的电脑和文科生的电脑里的应用和功能就有很大的差别。

这些信息产品也造成了一些具体的时代变化。国外学者JohnV.Pavlik在《新媒体技术》一书中从四个维度列举了新媒体技术给我们的社会带来的正面影响和负面影响,分别从我们的个体到我们所服务的组织,再到我们所使用的信息产品,最后到整个宏观社会。

数字时代的“技术人格”

从媒介的时代演进来看,主要是口语时代、印刷时代、广播时代和数字时代。而互娱文化是从广播时代才开始的,在口语时代和印刷时代都未曾出现,在广播时代,电视成就了儿童,因为他们从电视中获得了家长和老师不会教给他东西,所以他们的青春期也很早就开始了。同时也使代际冲突加剧,后喻文化出现。

到了数字时代,则出现了记忆外部化和拥堵化,同时也出现了一种人格,即技术人格。人们已经习惯于在网络上展示自己,用技术工具充分去演绎自己的人格。网络上的人格有两种,按照中山大学心理学学者程乐华的说法,就是“补充自我”和“补偿自我”。

补充自我的特点在于:现实社会中的个体不否认网络的某个ID就是ta自己,甚至去到处声称两者之间的一一对应关系。但网络ID并不完全等于现实个体,某些时候,网络ID呈现出一种“表演”的特点,某个网络ID发出一首唐诗宋词以表示自己的学养渊博,但其实现实个体是去百度后整段copy下来的——ta并不倒背如流,只是依稀记得某个片段而已。

补偿自我则正好相反,现实个体并不承认这个ID就是ta自己,或者是在某个小圈子里承认,但一旦跨出圈子,便不再招摇。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同性恋社圈。出于种种原因,现实个体并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同性恋,但在使用某个ID时,又把自己的这个性取向彰显得淋漓尽致。这种网络表现很好地诠释了“补偿“之意:一种在现实生活中无法抒发的情感的线上补偿。

未来由未来人去决定

在社交网络普及的今天,出现了大量的“自我”,这使得互联网时代的那句“互联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不再生效成立。社交网络时代,不仅知道对方是谁,而且还知道对方更多信息。技术设备亦是如此,到了智能时代,可穿戴设备是穿戴在身上的,未来可能就会植入到我们的身体里,其实现实已经有发生的案例,比如心脏搭桥。所以,有一种说法是,人工智能有两条路,一条路是机器人变得像人,一条路是人变的像机器人。

所以,“未来到底是好是坏?”的争论也变得扑朔迷离。我想说的是,我们千万不要用今天的道德伦理去衡量五百年后的社会道德伦理,就像我们今天的道德伦理和古人是不一样的。

所以,我们今天做更多的价值判断,说这些技术对我们人类是毁灭性还是发展性的,没有太大意义。我们要做的判断是将来我们会使用什么样的技术,什么样的技术会改变我们,我们的生活将如何改变,至于这个改革是好是坏则是由未来人决定的。(曹素妨)

猜你喜欢

分享至手机

扫码关注FM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