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8

资深媒体人、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及秦朔朋友圈发起人秦朔提出商业文明的三要素:创新之结晶;行为之准则;合作之秩序。关于商业文明、技术资本与制度影响,秦朔还有怎样的独到见解?让我们深入解读。

技术推动最大化的生命体验

在今天这个无穷无尽的科技变化的年代,我们每个人感觉到的焦虑、矛盾、怯懦和自卑,似乎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浓烈一些。

为什么同样的劳动、相近的劳动生产率,在不同的国家人们的收入差距会那么大?《国家为什么富裕,国家为什么贫穷》一书告诉了我们答案:当一个国家有更多创新的头脑时,理发师的收入就会高。换言之,当一个国家选择高质量的经济活动时,当它能够创造出更高的附加价值时,水涨船高,这条船上的所有角色都可能会得到更好的分享。所以,我们需要让我们的头脑变得更加聪明,在自己的思想和知识体系上进行投资。

1965年有位经济学家提出社会成本的概念,也就是企业耗费而由社会承担,但企业没有支付的那一部分成本。比如环境污染。这让我们意识到,我们要把商业看成一种责任,负责任的商业,就是一种文明,没有文明的商业,就没有文明和谐的社会。

很欣慰看到近些年中国主流企业都在做跟商业文明有关的一些事情,比如阿里巴巴、华为等企业都曾宣布借助信息技术变革进行产业升级,构建新商业文明。

创新的本质是通过提升技术资本,给每个人、每个公司进行新的赋能和新的增信。而技术资本的本质是价值创新,比如京东,通过技术手段降低供应链成本,提升供应链效率。

我个人对技术的理解,特别是基于内容角度对技术的理解,我认为技术能推动我们最大化生命的体验。

举个例子,现在媒体领域最火的技术就是直播,事实上所有的东西如果回到一个传播的本源上就是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媒介就是内容,不同的媒介形式,技术载体生产的内容是千变万化的,毫无疑问视频包含了最多的信息量;第二句话是媒介就是延伸,媒介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延伸,正如电视是我们视觉的延伸。我们谈及的内容或者其他,最终都要通过技术的手段,建立一种连接,让我们更好的获得最大化的生命体验。

整个连接、传感,其实都让我们每个人不仅能够更好的体验外部世界,同时也让我们自己变成了N个标签,以及N组数据所定义的一个数字化方程式。所以移动互联网时代所谓的经济发展不仅仅是女王穿的丝袜普通工厂女工也可以买得起,而是每个人都会拥有一双不同的丝袜,正如今天我们使用的很多App都是专属的一样。

商业文明的三根支柱和四个维度

商业文明本质上是通过商业的方式对人的权利、价值、力量和福祉的一种实现,正如艺术是通过艺术的方式对人的价值的实现。所以,商业的活动很多,但真正能留存先来成为一种可延伸、可借鉴、可扩展的东西并不多,而这被称之为商业文明。

商业文明有三根支柱,一是创新之结晶,包括价值创新、方式创新,不仅有很多创新产品,如支付宝、微信,还有很多生产方式,如工业4.0,另外还有整个社会基础设施的产权制度和自由贸易制度等,而互联网商业文明代表着人类商业文明的新高度。二是行为之准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包括诚信、契约、社会义务等。三是合作之秩序,包括公司治理、利益相关者关系、克服机会主义等,比如现在的众创、合伙人制度,以及文化。一个公司怎么能在空间上走到那么多国度,本质上是一种合作秩序的拓展。

互联网时代的主要消费人群覆盖80、90和00后三代群体以及5.5亿网民,技术资本在今天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是创造了价值创新,而商业文明则从产品层面、企业层面到行业、区域,乃至国家层面,都在提升整个经济的文明程度。所以,我们国家在提及“双创”时也特别提及新动能、新模式、新产业,让环保、智慧、聪明的方法来满足我们自由全面发展的需要。

与此同时,商业文明也受到四大外部因素的影响:

1.制度与治理(制度资本)。如果一个普通公民走在大街上,警察对他有各种各样的怀疑就把他带上车带走,这样一种治理环境很难支持长期的发明创造,这是不言而喻的。

2.社会人口与文化(社会资本、文化资本)。我们会发现具有特定文化背景的地方,社会更容易创造商业成就,犹太人如此,华人亦是如此,比如华人重视节俭、教育,储蓄会转化成对社会的投资,这是由国民经济恒等式所决定的。所以,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民族,跟一个国家商业文明程度息息相关。

3.自然禀赋(自然资本)。一个地方依靠自然资源越多,它创造的商业文明成果就会越少。相反,自然资源匮乏的地区反而能创造出更多的商业文明成果,以色列是典型的例子。

4.技术基础设施(技术资本)。从我自己的研究中,我认为同样的文化条件下,制度比文化重要。为什么改革开放前后的差别如此之大,原因就在于制度的改变。制度一样时,相较于其他文化则更重要。而相对自然环境,制度和文化又重于自然环境。

所以,商业文明要依靠我们的企业家,依靠我们的发明创造者,这个过程中需要四个阶段。即用正当的方式获利;以创新的方式提供消费者剩余,而且在资源配置和生产关系方面进行革新,激发新的生产力;对利益相关者和社会产生较大正外部性,比如关联性、带动性强,比如成为平台型、生态型企业;成为社会进步的阶梯,更好地回馈社会。

中国商业文明的前景取决于企业家的驱动力

商业文明的前景是取决于我们企业家有没有足够的驱动力,更多的把自己定义为富豪还是把自己定义为改变世界、为兴趣爱好而活的族群。

西方的“天职”观念如是说,上帝应允的唯一生存方式,不是要人们以苦修的禁欲主义超越世俗道德,而是要人完成个人在现世里所处地位赋予他的责任和义务,这是他的天职。世间的职,承担职责的人间(因为你有创造财富的天赋,所以要毕其心力担当),积聚财富在天上(你只是穷人的信托人和上帝在人间的“财富管家”,积累财富不是为了一己,而要还给社会),此即“天职”。

商业文明也是我们对于外部世界无穷无尽的好奇心所驱动的,所有的创造商业文明的企业家和文明家都是帮助我们实现这样一种好奇心的文明的创造者。所以,这是一个充满无穷乐趣的探索过程,我们要永葆好奇之心,如果我们祈愿结束新老,或者祈愿求得安逸,那我们就误解了人类的天性。(曹素妨)

猜你喜欢

分享至手机

扫码关注FM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