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8

 

克莱·舍基,被业界誉为“互联网革命最伟大的思考者”、“新文化最敏锐的观察者”,致力于网络科技对社会经济影响的研究。目前任教于纽约大学,是微软、诺基亚、宝洁、BBC、乐高和美国海军等知名机构最为推崇的咨询顾问。在《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哈佛商业评论》、《连线》等权威媒体上发表了多篇指引网络科技未来的前瞻性文章。出版了获得学业界高度赞赏的《人人时代:无组织的政府力量》、《认知盈余:自由时间的力量》等书籍。

1.什么是共享经济?

在互联网时代下,集体的智慧有了越来越多的可能性,共享经济对一个企业和组织的影响也越来越大。一提到共享经济,人们首先会想到Uber或者Airbnb这两家公司,其实这只是共享经济中的冰山一角。如今变化越来越多了,共享经济的“触角”也越来越广了。例如小米这样一家基地在北京的手机公司,它也是共享经济的践行者。

那么共享经济究竟包括哪些企业?又如何定义?其实如果去定义他们的话,就太狭隘了,共享是非常广泛的内容。以早期的大型媒体机构为例。最开始,这些传媒产品向观众们提供内容,仅仅是一种单向的沟通——内容提供者和用户不能沟通,用户与用户之间也不能彼此沟通。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使得回馈和交互成为可能。而现在在机器爆炸的时代,互通的规模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水平,于是更大的变革和可能性出现了——用户不仅可以彼此互联,还可以鼓励互联互通的普通用户参与到内容生产者的工作当中,去共享信息,共享知识,共享价值。当然,我们不能命令这一些用户去贡献什么,而只能鼓励他们去分享,去创造价值。

2.共享经济的落脚点:4C标准

2.1 Community(社区)

在社交网络时代,企业以高姿态的视角将消费者细分定位这一方式已经渐渐落后了。用户聚合是动态、多变的,不同类型的用户因为共同兴趣自由选择建立关系,难以简单地细分定位。主动构建和培育用户社群,与用户融为一体,并能有导向性地营建社群关系,可以极大帮助企业的发展。

以小米为例,构建一个稳定活跃的用户社群,就是其赖以成功的“粉丝经济”的核心。社群能够吸引、聚集对手机有着各种需求的用户,社区中每个ID都是小米的用户或者潜在客户,那么企业就无需判断潜在用户在哪,无需针对细分定位下的目标受众开展营销推广。简单概括:培育一个明确的、活跃的、粘度强的社群,可能成就无需细分的定位,以及无需广告的营销。而社区的大小,实际决定共享经济的产值。当前全球就是一个大社群,共享经济可能产生的价值是十分巨大的。

2.2. Clarify(明晰)

有了上述的Community(社群)之后,还要让用户真正了解到他们需要做什么,怎么做。这就需要第二个“C”:Clarify(明晰)。还是以小米为例:每当小米发布一个新的功能或者新的操作系统时,他们会鼓励用户在微博上进行反馈,谈一谈产品的新功能、新系统。小米认为,反馈和营销是一回事,发布一个新的操作系统版本后,公司每周都会在周五更新一个测试版本,并在下一周的周二搜集、分析用户反馈,然后对产品调整,做内测。这就是小米成功的模式之一——非常清楚地告诉用户如何共享价值。作为手机的长期使用者,用户对产品可能了解的更多,企业需要鼓励用户去思考,去反馈,去共享价值。通过这些反馈,企业发现问题的周期越来越短,效率越来越高,这就是共享经济的一种体现:能够分享的不仅仅是硬件,还有如何使产品更好的知识。

2.3. Cost(费用)

在拥有了Community社区共享的信息,也达到了Clarify(明晰)的标准,即人们非常清楚如何去共享价值之后,学习能力就会显著的提升。当然,总有一些人不愿意参与,不愿意分享,那么如何鼓励他们参与到共享经济当中呢?这就是第三个“C”:降低共享的成本。降低的成本包括资金,也包括分享的不便利性——如果分享过程十分复杂,用户久不会愿意去分享了。简单概括,降低分享成本即意味着投入更少、操作方式更简单,更轻松。

维基百科在这方面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的界面十分简洁,但涵盖了很多丰富的内容,而且每个词条都不断在丰富完善中。百度百科也是如此,两者的共性之一就是:其内容都是逐步累积、增加的,由最开始的简单,变成最后的复杂、丰富。目前维基百科上”China”一词已有接近三千名用户为其进行编辑,编辑次数达到九千次,这意味着平均每一人至少对“China”这一个单词进行了两到三次的编辑。维基百科让贡献和分享的参与性变得非常简单——不复杂的操作流程,无需任何费用和注册,这使得用户愿意参与其中进行价值共享。

还有一个充分利用了共享性经济的典型行业,或可称为低成本分享行业:3D打印。在3D世界中,行业的分享成本很低,同时也非常依赖于这种互相的分享学习。企业以及用户非常乐意在一起组团去共享各自的模型,并鼓励同行企业来使用他们的模型。

当然,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我们知道用户供给的信息能为社会增值,但许多人只愿意接受知识而不是贡献知识,企业是不能逼迫用户贡献信息的。从维基百科的词条编辑例子中,我们发现有少部分人贡献很大,编辑的次数、添加的条目很多,而大部分人的贡献则较少。这就呈现出两个极端:少数客户贡献惊人,其余大部分用户要么不参与,要么只贡献一两条。一个开放性的组织,比如维基百科,既能接受高贡献度的用户,同时又接受低贡献度的用户,更为绝大部分零贡献度的用户服务,这就容易受到用户欢迎。

2.4. Culture(文化)

4C标准中还包括了Culture(文化),文化是促进一个组织保有活力的重要因素。在一个组织中需要要有清晰的划界,要有合作,要降低参与成本,但如果没有文化作为基础,前面三个“C”都没有意义。

以知乎为例:这是一个简单的问答网站,界面也十分简洁,用户在深入使用知乎后,可以得到的答案和知识也会越来越深刻,同时,用户自己想要进行提问也十分容易。整个知乎所覆盖的问题范围非常广泛,同时,用户依据专业类型、兴趣点组成了不同的小组,更好地进行互通分享。这就形成了一种良好的问答文化。当然知乎也存在一个弱点,即许多问答停留在较浅的层面,这需要知乎进一步考虑自己企业文化和组织文化。

有一个由几位青少年组织起来的3D行业的网站“thingiverse”,提供一些远程无线控制汽车(无人驾驶汽车)的3D模型。网站创始人的初衷十分简单,就是他们自己在模型搭建时遇到了困难,希望有人可以帮忙。整个网站背后的文化和理念就是,我已经是一个团队中的一员,我告诉大家我做模型失败了,希望同行同好者来帮我。如今这个网站运营得十分不错,证明这种文化策略奏效了:有人提前失败,促使整个文化体、组织体的人员站出来接着走下去。

综上所述,共享经济下,组织需要掌握一个4C标准:Community(社区)、Clarify(明晰)、Cost(费用)和Culture(文化):在一个活跃的、巨大的社区之中,如果可以增加整个社区的清晰程度,帮助他们更好的沟通,分享的价值就能够增加。同时,降低分享的费用和难度,当社区中的客户和用户愿意分享时,无形之中他们的分享就在增值,进而促进降低成本和费用。最后,如果组织能与用户建立良好的互通和分享,并鼓励一个群体接受分享,鼓励分享,就能建立一种文化,以2008年汶川地震为例,当整个社会都有这样一种愿意分享,愿意贡献力量的文化,那么所有人最终都将受益。

每一天,人们都在适应一个日益强化的分享事件,每个人都和另外一个人紧密的相连,并终将越来越适应。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就能意识到组织的形成形式将会发生怎样的改变了。

问答环节

问:共享文化使得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一个媒体,您认为传统媒体会否消亡?

克莱·舍基: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自媒体的确会淘汰一些传统的媒体,因为它已经正在发生了,美国和欧洲已经经历了这些趋势,一些纸媒已经倒闭了。但我并不认为这个自媒体会将所有传统的媒体淘汰。自媒体和传统媒体正在融合,这是未来的一个趋势。共享经济下,传统的媒体应该将听众不仅仅视为听众,而更要鼓励他们参与到内容创作当中。

美国曾经发生一个油站爆炸事件,爆炸造成的污染物扩散到很多的地方,甚至造成一架飞机坠机。当时坠机的飞机碎片散落到各地各处,BBC用传统的媒体方式去找这些碎片,最终发现能力有限,无法搜寻到全部碎片。于是许多人开始在网上自己发照片,发起活动鼓励大家与媒体一起寻找飞机残骸碎片,最终收到很好的效果,这就是传统的媒体和自媒体融合的很好的例子。

问:您写过一本书叫《大家都来了》,提出构成群族的成本由于互联网而成本大幅度降低,在这种变化之下,您提及了企业的最大边界理论,也提出了企业的最小地板理论。那么,未来您认为哪些有职业和岗位可能被替代或补充?

克莱·舍基:这是一个非常好也非常重要的问题。我知道金立就尝试用机器人生产手机,未来可能被淘汰的工作,应该就是这种重复性比较强的工作。如果一个工作的重复性极高,不管是动作重复还是逻辑重复,就十分容易被机器替代。机器人实际只能给出已经产出的数据。这些直接可以得出答案、非黑即白的数据是机器能理解的逻辑。而未来不能替代的工作就包括需要你做决策、做判断、做多方面思考的工作。我之前谈到了社区的开放和共享,用户的参与度是不同的,一些企业会聘用社区管理者来分析用户,保证社区的健康程度,确保用户积极参与性,即社区活跃性。同时,分析用户加入社区之后是否愿意参与,能够参与哪一项工作,有哪一方面的工作,这样的社区管理和维护就更加复杂,需要人性的判断,多维度的思考,这是机器无法替代的。(完)

 

猜你喜欢

分享至手机

扫码关注FM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