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科幻看AI、VR和认知神经科学

段永华
阿里云数据事业部副总经理
发表于 10-27 21:11

最近被AI、VR、认知神经科学烧脑。研究了半天,还是在《三体》里找到了答案:那个拿着武士刀在澳洲乱劈人类,向罗辑和程心表演日本茶道的智子,是AI;第一部里出现的三体游戏,是典型的VR游戏,至于那个智子展开,让“今夜,整个宇宙将为你闪烁”的场景,则是在宇宙空间尺度上的VR;而认知神经科学,说到底是研究人脑是怎么运作的,这个三体人拿云天明的大脑很快就搞清楚了,还克隆出他的身体让他复活了。所以,当我们在生活里找不到答案时,我们大可求助科幻。今天的科技,许多是过去的科幻,同样,明天的科技,在今天的科幻里也已经被人畅想。

如今,AI、VR等应用,已经几乎到达了奇点,大量普及已经指日可待。估计不远的将来,未来的孩子们不再是低头一族,而是眼罩一族了。人类朝着蚁族的方向进化,而单体的电脑有了模拟人类脑运作机制的神经元中枢,具备了自我学习与发展能力,同时又随时可以接入后面的天网,获得取之不尽的数据和计算资源,类人机器完全取代人类劳动,人类变为机器豢养的宠物。进入《海伯利安》设定的场景:人工智能成了世界的实际主宰,人类作为一个物种,面临灭绝的危险。

跨过奇点后的新媒体是什么样的?其实《三体》也给出了答案,即沉睡了一百多年的罗辑被唤醒,整个人类就生活在那样的场景里:由于能源和计算能力的低廉和丰富(虽然科技被智子锁定,但现有基础物理用到极致已经可以做许多事了,诸如光子计算机也许发展不了,但高度模仿人脑运转机制的神经元计算机会得以发展,基于神经元计算机的云计算集群能提供强大的计算能力),人类已经可以过上科技感十足、很富足舒适的生活。首先是对个体的精准识别,即物联网高度发达,所有对象都随时可以被感知和识别;其次是精准服务,刚苏醒的罗辑就能够知道自己以前的存款翻了多少倍,而且是路边的一个广告牌发现他并告知他的;最后是无所不在的信息获取能力,几乎是有人类活动的地方就有信息屏,随时可以与虚拟人进行信息交互。

从内容方面来说,原始的人类都是岩画高手,后来有了纸笔可以写书画画。进入电子时代以来,我们有了照片和视频。实时视频聊天是某种程度的虚拟现实。随着技术的充分成熟我们会有更强大的计算能力(量子、光子计算机),具备自我学习和完善能力的AI系统,以及全方位的数据采集与场景复现能力。我们将进入一个全新的超媒体时代:我们完全可能通过VR系统,“进入”对方的实时场景中,也就是说,我在出差,却能和家里的老婆“一起”入眠。或者说,双方同时进入一个虚拟场景中,虚拟旅游或者游戏,我可以和家里的女儿“一起”逛香港的迪士尼公园。看看,是不是西游记里神仙们说变就变的戏法?对头,VR就是障眼法。摄像做到的是二维,戴上VR眼镜做到的是三维,而未来,我们可以做到更多的维度,实现几乎全仿真的环境复现。

实时VR事实上跨越了空间的阻隔,这一点非常重要。直播服务变成了“现场”观看,远程协同变成了“一起”工作。戴上了VR设备的我们,如《人鬼情未了》里面的那个鬼一样,可以体验我们并不在其间的别人的生活。再作个假设,如果我们可以复现历史的场景(从宇宙空间捕捉已经消逝的历史图像),则某种意义我们甚至实现了时间的跨越。时间旅行变为了现实。想想和成吉思汗一起征战世界,与杨贵妃一起醉酒,感觉一定很过瘾,虽然我们不能改变历史。需要再扩展说一下MR,即混合虚拟现实。真实的场景和虚拟的场景融合在一起,人类可以创造全新的场景。这理解起来也简单:白娘子在西湖边给许仙变出来的房子就是这么一个场景。MR的意义当然不仅仅在于能创建爱巢,更在于人类可以创建在现实中不存在的场景。例如将微观世界放大到人能感知的规模(逆向的理解是人变小了),我们可以把细菌当宠物养,在血管里潜水等。又比如哪怕生活在沙漠中的人类,也可以每天有桃花源的意境,或者如陶渊明一般的,在城市里每天开门“悠然见南山”。更进一步说,随着认知神经科学的发展,人类最终攻破了人脑的全部运行机制,人类的思维能够被捕获,记忆能够被移植,则有无实际的肉体已经变得不重要,人类完全可以在虚拟世界中获得永生,进入《黑客帝国》设定的场景。只不过,成了神的人,只怕还会留恋作为人的乐趣。(完)

5209 次阅读
相关阅读

分享至手机

扫码关注FMCI